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技术 > 一例利用心理剧技术管理高中生愤怒情绪的个案
在线阅读
一例利用心理剧技术管理高中生愤怒情绪的个案
时间:2018-01-12 14:26    点击:        作者:杨凤

 一、心理剧与愤怒

心理剧是20世纪30年代由奥地利精神科医生雅各布·列维莫雷诺(Jacab Levy Moreno18891974)创建并发展起来的。它是在团体导演的带领、支持和帮助下,通过团体成员作为主角、配角和观众的创造性地参与表演的过程,使团体成员充分表达自己的感受,使情绪得以表现、释放,并且提升自己的洞察力,获得对问题和自身的更深层的理解,进而发展出健康、积极、富有建设性的新行为[1]。与传统的谈话心理治疗相比,心理剧属于表达性艺术疗法,强调在行动中开展工作。心理剧最基本的五项工具分别是:舞台、主角、导演、辅角、观众,而心理剧的过程主要分为三个环节:热身、行动(演出)和分享[2]。心理剧的导演(推动者)通常对主角的邀请是:不要只告诉我们,要演示给我们看。心理剧之所以能够产生治疗效果,主要因为在团体中,它提供了一种安全信任的氛围,通过剧中角色的扮演,能帮助主角将自我和所扮演的角色相分离,当人们能将自己从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中区分开来,即形成了角色差距。在临床上,当事人形成角色差距,削弱了习惯性言语防御功能,更容易激活唤醒自身的创造力、自发性、想象力、灵活性和自我表达力,当事人便能从原先的困境中找到更多的出路与办法[3]。目前,心理剧广泛应用于心理治疗环境,对帮助那些遭遇抑郁、焦虑、强迫等心理障碍,以及情绪困扰和行为问题的人们发挥了积极作用[4-6]

愤怒是由与其价值观、信仰或权利不一致的刺激而激发的一种强烈的、令人不舒服的情绪反应。愤怒情绪对个体有利有弊:一方面,愤怒是一种正常的情绪反应,可以激活个体健康的自我保护行为;另一方面,愤怒是一种负面情绪,处理不当会引发侵犯和暴力行为。生活中,人们若一味采用压抑回避的方式,则无法较好地管理情绪,只有宣泄转化才能疏导负面情绪,恢复情绪健康。心理剧可以帮助当事人在行动的过程中合理宣泄情绪并处理未解决的事件,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建立新的健康行为,为管理愤怒情绪提供有效途径。

二、个案背景

小张,男,高三,18岁,主动来到咨询室求助,中等身高,体型较胖,面色凝重。

自述:最近总是做噩梦,梦到初中的班主任王老师对自己训话,反复的噩梦也影响了睡眠。王老师对待自己似乎总有偏见,不是讽刺就是挖苦。虽然自己初中成绩不差,班级前十,但是王老师似乎总在针对自己,而自己的确没有调皮淘气,因为害怕王老师,平时在班里表现得很乖。王老师对自己伤害最深的一次是在楼道里扇了自己一个嘴巴。起因是在放学之后,自己到隔壁班门口等好朋友,隔壁班的女班长走过来说:“滚开!”当时自己觉得在门口等人,没有干扰别人,于是坚持站在门边。结果这个女班长就去找她的班主任,不久王老师走了过来,没等自己解释就一个巴掌直接扇了上来!当时我没有辩解,转身默默地走开了。除了这件事,还有很多委屈……如今在学习生活中,难以处理好与现任班主任的关系,并非是因为目前的班主任不好,相反现在的班主任对自己不错,可在自己的心里与班主任总是有种隔阂,从来不敢回答班主任提出的问题。每次回想起过去的事,就一直想回去报复,恨不得与初中的班主任同归于尽。现在很想改变一下当前内心的情绪状态,学会与周围的老师正常相处。

三、心理分析

对于小张来说,初中三年的生活,班主任王老师给他的内心留下了创伤,受伤时他选择了逃离,那时候面对班主任,更多的是恐惧、克制和压抑,由于内心不够强大,不敢去表达自己的愤怒。虽然当时的愤怒压抑了,但是小张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当年的一巴掌,还有受到的其他伤害,使小张开始不相信周围的老师,影响到他对老师这个群体的看法。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张的内心逐渐成熟,虽然极力想要处理问题,但由于当年的创伤太重,愤怒总是与理智发生冲突,最终被压抑。理智虽然表面更加强大,但愤怒的情绪却持续影响着小张外在的行为,使他难以适应当下的学习生活。

四、行动过程

第一阶段:前期访谈

第一次会谈主要收集小张的基本资料,根据小张的情况,提供解决的建议,制定咨询辅导的方案;第二次会谈介绍辅导方案并征求小张的同意,与小张达成一致,即采用心理剧的方式尝试解决小张的心理问题。

第二阶段:现场热身

通过心理社团的网络宣传组建心理剧兴趣小组,团体成员共七人,成员是中学心理教师及心理学爱好者。辅导现场邀请小张向团体简要说明自己的问题和对这次辅导的期待。之后,小组进行团体热身,通过趣味游戏激活团体成员的思维,提升现场的能量。

团体热身游戏中采用即兴戏剧的技巧,让团体成员在热身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和学习心理剧的基本技术:替身、镜照、角色交换等。热身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团体成员做好准备后,笔者(导演)邀请小张回到现场,大家围坐一圈。导演让小张回忆一个当年班主任给自己留下印象较深,并且自己很想去处理的场景。

小张回忆道:“初中时自己曾经在楼道里被班主任扇过一巴掌。下午放学,我在隔壁班级门口等好朋友一起回家,隔壁班的女班长不让我站在门口,我觉得站在那里没什么,双方争执不下,她就去告诉班主任,不一会儿班主任王老师走过来,没等我说话,就扇了我一巴掌,我心里很难受,但当时没有反抗,只是默默转身离开了。

第三阶段:行动演出

第一幕

导演让小张在现场凭直觉找到自己、班主任及女班长的替身。导演通过镜照让替身把当时的场景在现场回放。

时间:下午放学

地点:教学楼楼道某班门口

人物/替身:小张/周某,班主任/李某,女班长/曹某

三位替身准备好后,观众围坐一圈,小张/周某站在班级门口等人。

女班长/曹某看到小张/周某,说道:“你别站在我们班门口,滚开!”

小张/周某说:“我站这里又没碍事,凭什么让我滚!”

女班长/曹某气愤地说道:“你要不让开,我就去告诉班主任!”

小张/周某:“你去呀,我不让!”

女班长/曹某转身去找班主任。

女班长/曹某下场后,班主任/李某上场,见到小张/周某,没等他说话,班主任/李某给了小张/周某脸上一巴掌。

这时导演喊停,画面静止(替身保持动作)。此刻,导演走到小张/周某面前,问道:“此刻你的内心有什么感受?”

小张/周某说道:“很愤怒,凭什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他问都不问,不分青红皂白,太生气了!”

导演转身问当事人小张:“当时你也是这种感觉吗?”小张点点头。接着导演问小张/周某:“此刻你会有什么反应?”

小张/周某说道:“我很想爆发,凭什么打我,就因为他是班主任吗?”

于是,导演让助手将提前准备的宣泄手套给小张/周某,班主任/李某站在对面,宣泄球放在他们中间,导演让小张/周某把所有对班主任/李某的愤怒宣泄出来,往宣泄球上打。小张/周某打完之后,导演转身面向当事人小张:“现在请你和替身交换一下。”当事人小张戴着手套,面对宣泄球,导演对小张说:“去把你对班主任的愤怒宣泄出来吧!”

面对班主任/李某,面对宣泄球,小张迟迟没有行动。过了一会儿,导演问道:“小张,你怎么了?”小张说道:“我也不知道,虽然我内心非常想,甚至做梦都想报复,但是我又觉得这样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第二幕

由于小张内心并未修通,所以突然的宣泄行动会受到影响。导演说道:“现在请你在现场选择一下角色,一个是你理性善良的一面,一个是你感性愤怒的一面,可以吗?”小张点头,于是班主任/李某下场,小张凭感觉选择了两个扮演者,其中一个是理性善良的一面,另一个扮演他感性愤怒的一面。两位扮演者面对面。

人物:理性善良/肖某,感性愤怒/林某

导演说道:“请你们扮演小张的不同部分,面对这件事,你们会对小张说什么?”

理性善良/肖某对小张说:“忍忍吧,他毕竟是班主任!”

感性愤怒/林某对小张说:“我受不了这种气,他是班主任,难道就可以这样对待学生?”

理性善良/肖某对小张说:“你是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别跟他计较了,你得考虑冲动的后果啊!”

感性愤怒/林某对小张说:“他这样欺负你,你难道不想揍他一顿!”

理性善良/肖某对小张说:“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不会这样不尊重长辈!”

感性愤怒/林某对小张说:“他这样的长辈,不尊重别人,我不尊重也罢!”

导演喊停,转向小张问道:“当时你的内心有这些想法吗?”

小张点头,导演说道:“在你的生活中,理性善良非常强大,总是占上风,把你的愤怒压抑着(示意愤怒的扮演者蹲下)。今天,我们让你的理性善良试着减弱(示意善良的扮演者蹲下),让你的感性愤怒呈现出来(示意愤怒的扮演者站起来),如果你理性善良的部分给你的愤怒松绑,那么你身体里愤怒的部分接下来会做什么?”

小张说:“可能会和班主任打起来。”

于是,导演让班主任/李某上场站在宣泄棒前,愤怒的扮演者带上宣泄手套,导演说:“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于是愤怒的扮演者开始击打宣泄球。

打了一会儿,导演喊停,然后让当事人小张与愤怒的替身交换角色,小张再次准备好时,导演说:“现在,你就是愤怒,平时生活中,你的理智善良压抑了你,现在面对班主任老师,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导演说完,小张立刻开始击打宣泄棒,终于把自己愤怒的一面释放了出来。小张打完后,导演说道:“小张,看着对面这个人,这个人现在真实地存在你的生活中吗?”

小张摇头,导演说:“那么,既然不存在,只是一个过去的人,为什么还让他影响你现在的生活?现在把他推出你的生活圈(观众围成的圆圈),让他消失,快去!”

小张走到班主任/李某的面前,使出全身力量将其推了出去,然后回到圆圈中间。导演问道:“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小张说:“心里舒服多了!”

第三幕

导演让愤怒的小张转身弯腰将理性善良/肖某扶起来,面对面地让两个部分之间进行现场交流,分享感受,让两个部分达成和解,互相联结。

理性善良/肖某对小张说:“刚看到你的表现,我终于理解你被我压抑着心里是多么难受,对不起!”

小张对理性善良/肖某说:“我今天终于感受到了自己,这些年,你一直让我克制,我的确很难受。”

理性善良/肖某对小张说:“每个人有愤怒,是很正常的情绪,我会让你合理地宣泄,不会只是压抑了。”

小张对理性善良/肖某说:“其实,正是因为有你,我才可以成为自己能接受的自己。”

说完,导演让理性善良/肖某下场,让小张扮演自己善良的一面,让感性愤怒/林某上场,导演让二者面对面将刚才的对话重复一遍,让小张站在理智的角度看着自己愤怒的一面,从内心去接纳被压抑的那一部分,对话完毕,导演让二者互相拥抱。

第四幕

最后,导演让当事人小张回到当下,在现场凭感觉找到扮演自己现在新的班主任/蔡某的替身,学习面对新的生活情境。导演设置情境,让小张学习面对课堂上班主任/蔡某(英语教师)的提问。导演询问小张并设置情景问题:英语的八大时态分别是什么,小张表示自己知晓答案。

于是班主任/蔡某一直询问道:“英语的八大时态分别是什么?哪位同学有答案就请举手回答!”(不断重复,直到小张举手站起来)

此刻,面对新的班主任,小张举起了手,并完整地回答了问题,大家给予了掌声鼓励。

完毕之后,导演问道:“现在我们的心理剧可以结束了吗?”小张点点头。

第四阶段:分享交流

演出完毕,替身演员依次分享了对整个演出过程的感受和想法,观众也分享了各自的建议。最后小张也分享了自己对整个过程的感受,并表达了对大家的感谢。

在愤怒情绪的处理过程中,咨询师帮助来访者调整认知,接纳自己的愤怒情绪,将压抑的愤怒宣泄转化,使来访者的内心冲突化解。

利用心理剧技术针对来访者的愤怒情绪开展辅导,现场能给来访者带来强烈的心理冲击力和真实的情境体验,让来访者可以在现在、过去、未来之间进行穿梭,打破时空的限制,完成未了的心愿,处理未了的情结,学习新的态度与健康的行为,在未来新的情境中使得自己心灵更加自由和谐,行为更加积极健康。

参考文献

[1]张海燕.心理剧在心理健康教育实践中的应用研究[J].思想·理论·教育,2004,(1.

[2](英)威尔金斯.心理剧[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

[3]李鸣.心理剧的历史和理论[J].临床精神医学,199556):353-354.

[4]李经忠.愤怒障碍的评估与干预[J].国外医学精神病学分册,2000272):108.

[5]韦耀阳,秦振飙,王丽.心理剧在学生抑郁症治疗中的应用[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58):162-163.

[6]江琴,林大熙.心理剧疗法在震后丧恸者心灵重建中的应用[J].福建医科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9102):41-44.

(作者单位:新疆乌鲁木齐八一中学,乌鲁木齐,830000

编辑/于 洪 终校/刘 芳

 

首页  |  杂志简介  |  在线投稿  |  在线订阅  |  理事之窗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西三环北路25号青政大厦609室
京ICP备1103941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