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亲子沟通 > 当家庭关系不和睦时,孩子在经历什么?
在线阅读
当家庭关系不和睦时,孩子在经历什么?
时间:2017-07-03 16:40    点击:        作者:张 静

 

 

                 

                               改编刘  芳

 

  家庭关系不和睦会给孩子造成很大影响。他们大多沉默寡言,上进心不强,学习成绩普遍较差。人际关系、学业和情绪困扰是他们常常要面对的问题。从表面上看,这些问题是每个青春期的学生都可能遇到的。但是在和学生深度交谈之后,不难发现,他们遇到的问题或多或少来自于家庭。从下面的案例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痕迹。


  M是一名初一的女生,她的家庭关系复杂,父母感情不和,并且妈妈有外遇。她在无意间发现妈妈的秘密之后,备受打击,心情近乎崩溃。她发现自己在学校里不能专心上课,心里有各种担心和忧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她主动来到心理咨询室求助。从那以后,M定期来到咨询室做心理咨询,前后一共四次。


意外造访


  十一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像往常一样,我中午在咨询室中等待学生前来咨询。忽然,一个瘦小的女生,怯生生地推开门,问我:“老师,我能进来坐会儿吗?”


  我走到门口,看到她头发有一点凌乱,眼睛红红的,眼眶里满是泪水。我想这个女生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特别棘手的事情,不然不会没有预约就突然来到咨询室。我赶紧请她进来,让她在沙发上坐好。她坐下后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身体微微的颤抖,开始默默哭泣。


  我握住她的手,冰凉。当她哭泣的时候,我轻轻拍拍她的背,安抚她,接纳她,让她慢慢平静下来。十多分钟之后,她才慢慢平静下来。她告诉我,十一假期本来很快乐,自己和父母回了老家。她觉得自己很幸福,一家人在一起很好,很快乐。结果,在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她却发现妈妈晚上会背着爸爸,给一个叔叔打电话。她开始猜测妈妈和另外一位叔叔要好。M还详细地向我倾诉妈妈的一些可疑的做法,并且不断问我:“老师,我该怎么办?”


  第一次咨询中,我始终保持对M的理解、共情和接纳:充分理解她的悲伤,也让她把淤积在心里的情绪全都宣泄出来。鉴于这件事情比较特殊,我询问她是否能够把这个事情告诉班主任。她不同意。我告诉她,不论发生什么,老师都会在她身边,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倾诉。

 

走入内心


从第一次咨询后,我一直等着M再来找我,可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中午,M和班里的另外三位女生一起到咨询室体验团体箱庭游戏。因为团体箱庭的规则限制,她们在玩的过程中不能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在陪伴她们制作团体箱庭的过程中,其他三个女孩子在制作箱庭中没有特别在沙箱中划分摆放玩具的领地,她们共同使用了沙箱的空间,每个人都会默默地彼此配合着摆放玩具或者挖沙子;只有M,她和其他同学是没有交集的,她一个人占据了箱庭的右下角,自顾自地玩儿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用沙子挖出一条河,然后在河边放了一个白雪公主、一个女人、两个男人。然后,她用沙子埋住了另一个男人。她还给自己的作品起名:“虚掩的大门”(见图1)。


 

 

 

  看到M的作品后,我大概猜到了她的心思。果然如我所猜想的一样,M告诉我,右边的女人代表妈妈,中间的白雪公主代表她自己,她左边第一个男人代表她的爸爸。爸爸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被沙子埋起来了,这个代表和妈妈相好的叔叔。她说她讨厌这个叔叔,希望他能够消失。她一边说,一边用沙子继续掩埋这个男人。


  玩具和玩具的摆放都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的真实反映。从M的作品中,不难看到她的内心充满了对家庭和父母婚姻即将变动的恐惧。

 

寻求方向


  第三次见到M,已经是临近期末考试。她主动来到咨询室中,看起来她有很急迫的事情想跟我说。M告诉我,她在家里开始更加密切地关注妈妈的举动,偷拿了她的手机并且偷看了短信和微信等。她已经确信妈妈有第三者。她又愤怒,又担心。她很想当面质问妈妈,但是又不敢,怕妈妈疏远她、不理她;她很想告诉爸爸,又怕爸爸知道了,父母的关系会更加恶劣。总之她非常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此时作为心理老师的我也很纠结。她还是个孩子,却需要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么大的家庭秘密,因为种种顾虑而不敢告诉父母。看着她无助的眼神,我到底应该怎么办?该怎么帮助这个受伤的孩子?我想和她的班主任谈谈,又想和她的父母谈谈。可是,我又很担心这样做会给M带来压力,也担心我的介入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我并不想影响这件事,所以,我当时能够做的,还是倾听、同理她,以及疏导她的情绪。


  作为心理咨询师,要保持价值的中立,不对事情带有道德的评判,也不要帮助来访者做决定;而是和来访者共同努力,帮助他梳理和宣泄情绪,看到事情可能怎样发展,以及他能够为自己做些什么。

 

 

构筑信念


  M说,父亲已经知道了母亲的事情,他们因此关系变得更加不好,经常吵架,自己感到很害怕很无助。在这次深入交谈中,我发现其实M一直都对母亲的做法感到难过,不能原谅母亲,对未来自己该如何去做感到迷茫。


  我非常欣赏萨提亚家庭治疗理论流派的基本信念,其中有好几条信念都指向了我们对待过去的态度,以及子女与父母的关系。例如:“我们无法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事件,但是我们可以决定这件事件对自己的影响。”


  “父母在任何时候都是尽他们所能而为。”


  “改变是有可能的,即使外在的改变有限,内在的改变还是可能的。”


  “我们拥有所需的内在资源,以便成功地应对及成长。”


  当我和M分享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女士的这些著名的信念时,我看到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有些湿润。她告诉我,她非常喜欢这些话,好像每一句话都是为她量身定做似的。有了这些信念,她对过去的愤怒以及对未来的恐惧都会减少。


  接下来,我和她详细地探讨了应该如何理解这些信念,如何把父母关系对她的影响降到最低,以及她拥有哪些内在的资源来面对今后的生活。


  第一,一定要明确父母关系是成人世界的事情,父母也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作为孩子,无法左右父母的婚姻。因此,要学会在自己和父母的事情之间,划出一定的界限,不要一味地受到父母关系的负面影响,学会保护自己。


  第二,如果父母因为某些原因争吵,甚至无法生活在一起,而对自己发脾气,要明白这不是自己的错。


  第三,不管父母是否分开,都要懂得父母是爱自己的。他们都在尽自己的所能,给自己提供最好的生活。只是有时候他们也力不从心或者能力有限。


  第四,需要做一个决定。现在和将来,期待自己成为一个幸福和快乐的女孩,虽然家庭不够和谐,这的确让人苦恼,但是仍然有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做一个开心、健康、懂得关爱自己的女孩子。


  这次咨询后,M告诉我,她很有收获,也明白了自己今后应该如何应对。

 

 


收获成长


四次咨询结束之后,M没有再来找过我,我却一直心里挂念着她。在课间操的时候,我总会在她们班的队伍里寻找M的身影。在楼道里遇到的时候,我也总会多关注她一下,看看她的情绪状态。我常常看见她和班里的女孩子有说有笑地走过。路上遇到我,M也会微笑着和我打招呼。

 

  由于家庭关系不良,青少年在比较特殊的生存环境与生活经历下,大都会产生“无助感”。


  最好的心理辅导工作不是救火,而是防患于未然。如果能够从被动的危机干预转为主动的预防辅导,那么心理工作的效果会更大地发挥出来。M的事情虽然是个案,但这提醒了作为心理老师的我,应该对这一类型的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本文选编自《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杂志2016年2月第4期。


首页  |  杂志简介  |  在线投稿  |  在线订阅  |  理事之窗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西三环北路25号青政大厦609室
京ICP备1103941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