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箱庭游戏在粤北地区心理健康教育的应用研究
最近更新期刊
在线阅读
箱庭游戏在粤北地区心理健康教育的应用研究
时间:2018-09-21 15:47    点击:        作者:黄咏秋

一、研究背景

箱庭游戏(sandplay therapy),在国内又称沙盘游戏,是指在咨询师的陪伴下,来访者通过在空间有限的沙箱中用玩具摆设一个世界使内心世界向外投射,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探讨这个作品,从而达到治疗的一种疗法。这种心理疗法起源于欧洲,最初由河合隼雄引进日本,并于1998年由张日昇引进中国,其特有的趣味性和蕴含的中国文化引起了国内学者的广泛兴趣,经过近20年的发展,箱庭游戏的中国化已经渐趋成熟[1]

已有众多研究表明,箱庭游戏在解决中小学生的常见心理问题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如人际交往不良[2]、考试焦虑[3][4]和适应不良[5]。随着国家对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重视和箱庭游戏在这方面的本土发展,很多学校在开设心理辅导室的基础上,引进箱庭设备,以求丰富本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形式,加强心理健康教育。

然而,在实际情况中,根据研究人员的观察和初步了解,不少学校在开设箱庭室后极少使用,使其成为了摆设,而这些学校的专职心理老师对箱庭游戏的使用也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不熟悉,这种现象不仅造成了学校资金的浪费,也形成了一种心理健康教育蓬勃发展的假象。

为了深入了解箱庭游戏在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中应用的真实情况,本研究对韶关市市区中学的专职及兼职心理老师进行了问卷调查和访谈。旨在发现箱庭游戏在实际应用中存在的问题,为今后中小学在开设箱庭室前的考虑和计划提供一定的参考。

二、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韶关市部分普通中学的专职及兼职心理老师

(二)研究方法

1.问卷法

由于目前国内还没有制定统一的学校心理健康教育评价标准,研究人员经过文献搜索,参考了江光荣、任志洪提出的CIPP评价模式[6],分别从背景(Context)、输入(Input)、过程(Process) 以及结果(Product)进行评价。

研究人员根据研究对象所在的学校是否有箱庭游戏基础设施,设计了两份问卷,对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现状和箱庭游戏的应用情况分别进行了调查。

2.访谈法

在汇总了问卷调查的结果后,研究人员从中挑选出三所在心理健康教育和箱庭游戏应用均发展得较好的学校,其中一所初级中学、一所高级中学、一所普通中学,针对问卷的基本问题对其专职心理老师进行了访谈。

三、结果

《问卷一》共收集19份,其中有效问卷11份。《问卷二》共收集19份,均为有效问卷。问卷结果如下所示:

1  19所配有箱庭设备的中学的箱庭总体使用情况(基于CIPP评价模式)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评价内容

百分比(%

输入评价

场地设施

干沙箱

89.47

沙盘架

84.21

沙子

100

玩具

89.47

玩具陈列架

94.74

湿沙箱

26.32

学校支持

引入箱庭设备后组织心理老师进行相关培训

26.32

有专门的经费分配在箱庭游戏上

26.32

学校为心理老师提供参加箱庭游戏的培训费用

89.47

教师资质

曾参加箱庭游戏的相关培训

73.68

曾接受个人箱庭体验

15.79

曾接受团体箱庭体验

15.79

曾带领5个以上的个体箱庭

5.26

曾带领3个以上的团体箱庭

5.26

曾接受上级咨询师的箱庭督导

0

结果评价

使用率

认为箱庭游戏在学校心理咨询中的使用率较低

68.42

认为箱庭游戏在学校心理咨询中所占比重低于一成

78.95

满意度

老师认为箱庭游戏对于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有用

78.95

参加过箱庭游戏的学生对此总体感到满意

94.74

 

2  学校引入箱庭游戏的原因

项目

小计

百分比(%

提高本校的心理健康教育综合水平

15

78.95

箱庭疗法对于解决中小学生的心理问题有着独特的优势

12

63.16

单纯进行个体咨询不能很好地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

8

42.11

相关部门对于本校在心理健康教育方面的建议

11

57.89

 

3  学校引入箱庭游戏的建议者

项目

小计

百分比(%

管理者

3

15.79

心理健康老师

13

68.42

家长

0

0

其他

3

15.79

 

4  实际咨询中心理老师不使用箱庭游戏的具体原因

项目

小计

百分比(%

疗程长,见效慢

6

31.58

学生的学业紧张、课余时间少,希望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

11

57.89

学生抵触使用这种方法

2

10.53

效果不显著,问题容易反弹

3

15.79

习惯使用行为疗法或认知疗法去帮助学生解决问题

10

52.63

比较少接触该疗法,使用起来不够熟练

11

57.89

四、讨论

(一)学校领导对箱庭游戏的认识不足,没有充分调查并制定详尽的工作计划

由表3可知,引进箱庭游戏大都是专职心理老师的建议,而负责管理心理老师的校级领导则大都是负责德育工作或学生工作的,这些领导对像箱庭游戏这种心理治疗的方法基本都是一知半解。事实上,德育与心理健康教育属于不同范畴[7],但由于我国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制度发展尚不够成熟,很多学校在管理时,把心理健康教育归在德育之中,导致在管理上的混乱。如此,很多负责管理心理健康教育的管理者便把心理健康教育等同于德育,并不具备太多关于心理健康教育的理论基础。当心理老师或其他相关人士提出引进箱庭游戏时,管理者没有足够了解到其独特性和实际使用情况,也没有充分考虑到引进后对老师的培训等一系列后续工作,从而导致老师并不熟悉箱庭游戏的使用。

(二)学校箱庭疗法师资培训不足,专业素养缺失

已有众多学者提出,学校心理健康教育老师和普通老师、德育老师、心理学工作者均有不同[8]。心理老师的工作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其日常工作融合了普通老师和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心理老师既要上心理健康课或心理活动课,又要对个别同学进行心理咨询,前者要求掌握课程设计及教学等方面的知识和技巧,后者则要求具备心理辅导和咨询方面的知识和技术[9]。因此,心理老师应该具备的能力、素养和职业道德和普通老师是不一样的,除了专业知识可以通过培训得到提升外,其他方面如职业性格特质、自我成长的特质、自我完善的特质、良好的专业修养和职业道德、社会型人格特质[10]在很大程度上由咨询师本人的性格决定。

箱庭游戏的理论基础扎根于荣格的分析心理学和中国文化 [11],具有较强的主观性和思辨性,深奥难懂,即便是本科就读于心理学的专职心理老师也未必能深刻领会到个中真谛,更何况目前的心理老师队伍的水平参差不齐。若老师参加的培训、体验和实践不够,在实际的心理辅导中较难使用这种方法进行咨询。且箱庭游戏更多的是从心理层面来促进人格变化,对咨询师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除了系统标准的培训,还要看咨询师本人的特质是否适合做心理分析[12]

由表1可知,仅5所学校在引入箱庭设备后有组织心理老师进行相关培训,其中60%的老师接受的培训都是学习理论,且大部分是通过阅读书籍学习,而参加过个人体验、实践训练、案例学习的老师更是屈指可数。

由表4可知,57.89%的老师不选择箱庭游戏作为治疗方法的原因就是由于自己比较少接触该疗法,使用起来不够熟练。同时,52.63%的老师认为自己习惯使用行为疗法或认知疗法去帮助学生解决问题。

(三)箱庭游戏所用时间与学生课余时间的矛盾

根据表4的调查结果,研究人员在与心理老师的访谈中进一步了解到,中学学生普遍学业紧张,面临不同程度的学习压力,课余时间较少。一般学生都是利用课后时间去心理咨询,并希望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且大多数学生的问题基本是学习压力、情绪问题、人际交往问题等,针对这些问题,学生本身更倾向于以倾诉、寻求解决意见的做法来进行咨询。

在访谈中,高中的心理老师表示,就高中生而言,他们的认知能力和表达能力都发展得比较好,用认知疗法、行为疗法即可达到咨询目的,不需要使用箱庭。其次,个体咨询的个案本身也较少,而且因为学校在心理健康课做得比较好,学生认可度高,会过来咨询的学生基本不会出现不开口说的情况。

研究人员通过文献搜索,发现目前并无研究表明箱庭游戏与行为疗法、认知疗法等主流理论相比,哪一个更具治疗优势或效果更佳。但从所需时间这点来看,行为疗法或认知疗法比箱庭游戏所花费的时间要少得多。因此,虽然箱庭游戏也能解决问题,但为了节约时间,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更倾向于用前两者来解决问题。

以上种种原因,在不同程度上导致箱庭游戏在学校心理咨询中的实际使用率较低。

五、展望

(一)加强心理健康教育老师队伍专业化建设和相关制度完善

由于我国中小学的心理健康教育开展得较迟,缺乏经验,还存在相当多的问题亟待解决 [13]。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其中一个重要的途径是国家建立并推行良好的相关制度,如心理老师培训制度、职业准入制度、心理咨询效果评价制度、督导制度等。

要提高箱庭游戏在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使用率,首先要从箱庭游戏的使用者,即心理健康教育老师队伍的专业化建设做起。针对这个问题,有学者从不同角度提出了建设策略,如张姝婧提出开展教育培训、规范管理培训、加强学校管理、完善技术职称评聘制度[14];范福林等人提出明确心理老师的专业角色、加强专业培训与训练、建立健全管理制度、加强与其他科任教师和学生家长的合作[15]

目前,学校对于心理老师的证书认证,主要是教师资格证和国家心理咨询师证。2001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了《国家职业标准-心理咨询师(试行)》,极大推动了我国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但其培训工作也存在各种问题,如培训对象的准入门槛过低、培训内容的安排不够合理、培训模式不够规范[16],侧面反映出心理咨询师证的含金量不高。2017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取消了国家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认证,意味着在心理咨询师的培训上,国家开始有新的思考,而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心理老师的队伍建设。

(二)加强箱庭疗法的效用研究

目前在社会上盛行的用于心理咨询的疗法和技术较多,而具体的疗法要得到专业领域的认可,必须要通过足够多量的效用研究结果证明 [17]。目前,箱庭疗法在国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箱庭疗法的基础研究和个案研究,前者主要是箱庭疗法本身在理论、设置、影响参数变量等方面的研究;后者则是对治疗过程,箱庭作品的特征进行描述与分析[18]。而由于关于箱庭疗法的疗效研究主要是小样本研究,这在一定程度上缺乏测量学的支持,导致其内部效度难以保证,这是箱庭疗法一直以来颇受诟病的地方。因此,要加强进行充分的效用研究,这是为其效用提供可靠证据的必要准备。

(三)引入箱庭游戏后,学校要注重对心理老师的培训和继续教育

学校管理者要改变传统观念,提高对心理健康教育的认识。如果管理者认为单单引入相关设备,心理老师在简单了解其使用步骤后就能熟练使用,进而提高本校的心理健康教育水平,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想法。箱庭游戏是一个带有技术性的治疗方法,无论心理老师本身是否有心理学背景或具有咨询师的特质,要想熟练运用其对学生进行咨询,都要先进行一系列系统标准的培训和实践。

总之,箱庭游戏在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中对于解决中小学生的常见心理问题确有效用,但在实际使用中,它要发挥真正的作用需要国家、学校和老师的共同努力。

 

六、参考文献

[1]张日.箱庭疗法[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

[2]秦青.团体沙盘游戏对初中生人际交往能力培养的实践研究[J].社会心理科学.2016(9):67-74

[3]陈顺森,徐洁,张日.箱庭疗法缓解初中生考试焦虑的有效性[J].心理科学.2006(9)

[4]马宝兰.运用沙盘疗法对高三考试焦虑学生进行干预的研究[D].天津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3)

[5]章鸣明.团体箱庭疗法对留守初中生适应不良干预效果研究[D].重庆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4)

[6]江光荣,任志洪.基于CIPP模式的学校心理健康教育评价指标构建[J].教育研究与实验.2011(4):82-87

[7]陈家麟,栾海清.心理健康教育是德育的组成部分吗——兼论心理健康教育与德育的关系[J].扬州大学学报(高教研究版).2004(8):3-6

[8]王宏方.中小学校心理教师专业身份刍议[J].上海教育科研.2004(6):25-28

[9]张贝玉.“兼容式”中小学心理健康 教育教师培训模式构建[J].中小学教师培训.2010(4):15-17

[10]谢雯.学校心理咨询师胜任特征的探究[D].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6)

[11]占海燕.箱庭疗法简介及与荣格分析心理学的关系[J].现代妇女(下旬).2013(12):157-158

[12]陈敏.箱庭疗法的效用[J].绥化学院学报.2011(6):160-162

[13]俞国良,王永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现状、问题与发展趋势[J].教育研究.2002(7):70-73

[14]张姝婧.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研究[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7(12):171-172

[15]范福林,王乃弋,王工斌.中小学心理教师专业化现状调查及发展探究[J].教育学报.2013(6):91-101

[16]陈家麟,夏燕.专业化视野内的心理咨询师培训问题研究[J].心理科学.2009(4):955-957

[17]陈祉妍,刘正奎,祝卓宏,史占彪.我国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发展现状、问题与对策[J].中国科学院院刊.2016(11):1198-1207

[18]张雯,张日昇,孙凌.近十年来箱庭疗法在中国的研究新进展[J].心理科学.2010(3):390-392

首页  |  杂志简介  |  在线投稿  |  在线订阅  |  理事之窗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西三环北路25号青政大厦609室
京ICP备1103941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3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599号